倾诉:丈母娘把我儿子害进重症病房,两家人的战争愈演愈烈......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
  • 来源:倾诉

 休闲时光

 AFTERNOON

 整理:鱼说

 1

 我正上班的时候接到方小南带着哭腔的电话:“你快来啊,乐乐不行了!”

 我惊得头脑一片空白,跟领导说了一声,就开着车急忙赶到医院,发现我两岁八个月的儿子乐乐躺在重症监护室,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!

 前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,乐乐还笑着跟我招手说“爸爸再见”,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?我质问方小南是怎么回事,她却只知道哭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丈母娘愁眉苦脸地站在一边,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,她避开我的眼神,吱吱唔唔说乐乐是不小心烫伤。

 烫伤?光是烫伤怎么会病危?

 我才不信她的鬼话,直接找到医生问清楚,才知道乐乐的背上有大面积的圆形烫伤,由于皮肤溃烂后没及时消炎处理,导致乐乐感染休克。

 现在就看能不能控制住感染,否则器官功能发生障碍会致死。

 我双腿一软,差点跌倒在地,我前天还好端端的孩子,竟然快死了!

 我抓住方小南的肩膀使劲摇晃,怒吼道:“乐乐究竟怎么烫伤的?为什么不及时送医院消炎!”

 我突然想起之前种种,转向丈母娘质问道,“一定是你,不肯让乐乐用消炎药!你是诚心害死他啊!”

 丈母娘搓着两只手,低头不说话,眼泪爬满了松驰的老脸。

 我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,气得冲上去要打她,方小南和赶过来的老丈人却拦住我,我干脆一巴掌狠狠打在方小南脸上。

 如果早知道会摊上这样的丈母娘,我根本不会跟方小南结婚!

 2

 方小南是我的银行理财经理,我上班这些年攒下了一些钱,一直存在银行里没动过,不知有多少任理财经理给我打电话,我都无动于衷,直到遇到新上任的方小南。

 在电话里她的声音糯糯的、怯怯的,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单纯和真诚。

 她说:“陈先生你知道吗?一个月你白白不见四千多块钱呢,比我工资还多哇!”

 我鬼使神差地就想去见见电话那头的小姑娘长啥样,动身去银行办了她说的保本理财产品。

 方小南长着一张非常清纯的脸,略有点婴儿肥,笑起来像个中学生。

 我一下就喜欢上了她。

 在我主动追求下,方小南成了我的老婆。

 我以为从此我会跟这个乖巧可人的女人过上幸福的生活,但没想到,方小南的乖,全是被她妈罗萍管出来的。

 我们结婚没多久,我介绍了几个朋友去找方小南办理财,方小南为难地说已经不做理财经理了,我问她为什么,她吱吱唔唔说不喜欢打电话拉客户,有些客户对她很不礼貌。

 我想想自己当初也很反感打电话推销业务的,就没再深究。

 后来我才知道,这一切都是丈母娘在背后唆使的。

 丈母娘自诩养生专家,啥都嫌不干净,还啥都要管,口头禅是“幸亏你听我的”。

 她跟方小南说做理财经理就要给人点钞票,太脏了,不能干。

 我第一次跟方小南吵架,先不说理财经理是个多有发展前景的岗位,就冲她不对我说实话,对她妈言听计从,我就气不过去。

 我们结婚成了两口子,她有什么事难道不应该跟我商量吗?

 方小南没有反驳,只是哭得梨花带雨,让我一下动了恻隐之心,对她私自换岗的事就算罢了。

 我以为只要慢慢**,她总能成熟起来,但她生孩子之后,丈母娘理直气壮登堂入室,我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 3

   

 我在单位里是小组领导,平时工作挺忙,方小南生下我们的儿子乐乐后,我只休了三天陪产假,就回去上班了。

 本来我说让我妈过来照顾方小南坐月子,丈母娘却说不用麻烦我妈大老远跑过来,她女儿的口味她最了解,她伺候比谁都合适。

 话是这么说,但要是我爸妈连媳妇生娃都不过来看看,那怎么都说不过去,没想到,丈母娘坚决反对我爸来,只准我妈一个人过来。

 她说:“亲家公身体不好,跑来跑去折腾多累呀?到时拍个视频发给他看看就行了。”

 我爸其实身体没什么问题,只是有慢性咽喉炎,总是咳嗽吐痰。

 可咳个嗽就不能坐火车过来抱亲孙子了吗?我觉得没啥。

 不料方小南的态度很坚决:“你爸成天咳咳咔咔,我没法休息,他非要来,我就回娘家坐月子!”

 都说坐月子的女人最大,我不想惹方小南不高兴,只得让我爸过段时间再来。

 我妈获知自己被“恩准”过来看望媳妇和孙子,高兴得连夜通知亲戚邻里把自家喂养的鸡卖给她,她要送来给媳妇好好补补身子。

 可就在我妈过来的头天晚上,我亲耳听见丈母娘在房间里跟方小南说:“幸亏你听我的,没让你公公来,成天咳啊吐啊,搞得屋里都是病毒细菌,别到时传染给你和乐乐。”

 方小南还一个劲地附和!

 我这才知道她们哪是体谅我爸赶路辛苦,原来是嫌弃他咳嗽。

 但我忍住进去解释慢性咽喉炎不传染的冲动,扭头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电视化解躁郁。

 坐月子的女人,暂时迁就点吧,别回头得个什么产后抑郁症更麻烦。

 我妈一路风尘仆仆地赶来,先是被拒之门外,然后被丈母娘用消毒喷雾上上下下喷了个遍,最后要求我妈把带来的活鸡要么全部拿去市场杀了要么送人,说活鸡携带禽流感风险大。

 我妈为了让方小南吃上活土鸡,肩扛手提的,路上费了多少力气,自然不情愿功夫白废。

 两个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地辩论起来。

 方小南叫我管管,我只得劝服我妈把鸡拿到市场杀了,以换取家庭和平。

 但很快两个老太太又因为孩子穿多穿少、洗澡次数等等问题矛盾不断。

 我觉得这样下去迟早开战,赶紧想了套说辞,对丈母娘说:“妈,您这几天照顾小南也很辛苦,既然乐乐奶奶来了,就该换奶奶受累了,您回家歇一阵子。”

 兴许是我的话起了作用,兴许丈母娘这日夜照顾女儿和外孙是真累着了,她千叮咛万嘱咐之后,回自己家去了。

 走之前把每天该给小南做的菜谱写了整整十页,要求我妈必须严格按照流程来做,市面上的猪肉牛肉一律不准买。

 因为都是饲料养的,对人健康不利,还有蔬菜水果买回来后必须泡半小时,否则农药残留,有毒。

 我和我妈虽然觉得哭笑不得,但我还是让我妈照办了。

 4

 方小南出月子后,我妈和她能抱着乐乐到外边走动了,拍了些照片发给我爸看,我爸一时心急,自己买张火车票就过来了。

 没想到,这让方小南非常不高兴,说不跟她打招呼擅自过来,而且更不巧的美词佳句摘抄大全800字是,我爸来的当天晚上,乐乐就发烧了。

 方小南对这方面毫无经验,摸着乐乐滚烫的额头,吓得手足无措,我们又是上网查又是翻书。

 我妈说要盖被子捂汗,方小南跳起来说网上新闻说有孩子就是发烧被捂死的,必须**物理降温。

 我们不停地给乐乐用温水擦身,折腾到后半夜,乐乐烧到了39度,我们再也支撑不住,开车去妇幼保健院。

 一系列检查下来,医生说孩子是细菌感染,最好住院治疗,方小南害怕得六神无主,问我该怎么办,我同意医生的建议,办了住院。

 乐乐被挂上头皮针输液后,丈母娘赶来了,她看一眼药水就炸毛了。

 大声质问我:“怎么能给这么点大的小孩用抗生素呢?你知不知道小孩可能过敏?抗生素过敏会致命!就算不过敏,抗生素都是通过肝肾脏代谢,小孩器官尚都没发育成熟,这不是毒害肝肾吗?”

 其他病人纷纷向我们投来不满的眼光,我赶紧把丈母娘拉到门外,解释道:“乐乐高烧不退,这是医生开的药!”

 “骗钱的庸医!他说什么你就信啊?你还硕士生呢,傻不傻呀!他不开药怎么挣你们的钱?孩子的身体是我们自己的呀!不行,马上出院!”

 丈母娘说着推开我,进去把乐乐头上的针拔了。

 护士上前制止,但已经来不及,丈母娘抱上乐乐就往外走。

 我爸妈惊得目瞪口呆,我只好办出院手续,方小南跟丈母娘一起把乐乐抱去了丈母娘一个熟人的诊所,后来听方小南说那个医生给乐乐做了推拿,乐乐的体温就降下来了。

 这件事之后,方小南对丈母娘的话百听百信,对我爸妈的态度更差了,特别是对我爸。

 她坚称乐乐是被我爸身上的细菌传染发的烧,不准我爸再抱乐乐,就连我爸进房间看乐乐坐过的沙发都要掸三遍。

 有一天,她上厕所路过客房,看见我爸正抱着乐乐在摇晃,乐乐大哭不止,她当场就发飙了,从我爸怀里夺过孩子。

 对着我爸破口大骂:“谁准你抱乐乐的?这么晃是想害他脑震荡吗?上次害他发烧还不够吗?叫你别过来非来,就知道祸害人!”

 我妈从阳台一路小跑过来,又是赔礼又是道歉,说她晾衣服让我爸看一会,谁知我爸忍不住抱了。

 但方小南不依不饶,打电话叫我给我爸买火车票送他回去!

 5

   

 我赶回家后,看到方小南一脸的挑剔苛刻,神态简直跟丈母娘一模一样,想到此前种种,我气不打一处来。

 说:“我爸抱他孙子怎么了?成天找事,他们又不是没带过小孩,我不是好好地活到今天了吗?”

 谁知她冷哼一声,说:“你以为自己好到哪里去?吃饭吧唧嘴,夹菜乱翻菜,一点教养都没有!特别是你妈,非要把筷子放嘴里嘬嘬,然后再夹菜,搞得所有的菜都是她的口水!恶心死了!我妈说了,你们农村人脏死了!”

 一股怒火直冲我脑门,我咆哮道:“你妈你妈你妈,你回家找你妈过去吧!嫌我们脏,你们都给我滚!”

 方小南吓得哇一声哭起来,我妈也进来数落我不该发火,说我们把孩子都吓坏了。

 我妈把啼哭的乐乐抱出哄了半天,乐乐才重新睡着。

 看着那张小脸,我开始心软,我妈又絮絮叨叨说女人生孩子不容易,叫我别跟小南计较,然后借口家里有事,让我买票送他们回去。

 我心里明白,我爸妈这是为了让我的小家恢复和平。

 我既愧疚又憋闷,但只能把他们送上了火车。

 丈母娘顺理成章住了进来,唧唧歪歪地嫌家里这脏那脏,大搞卫生。

 我看着她们就来气,加上单位工作忙,我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,回家后就睡在客厅沙发上。

 都说夫妻有孩子后的第一年是矛盾最多的,没想到我和方小南也难逃这一关,开始冷战分居。

 我想着,她们不是爱管吗,姑且把孩子的吃喝拉撒交给了她们,等以后孩子要上学了,我才不会由着她们乱来。

 从此,家里的矛盾少了很多,但也彻底变成丈母娘的一言堂。

 乐乐长到两岁多的时候,总是嗓子不舒服,爱咳嗽,医生说是有慢性咽炎。

 于是方小南和丈母娘又开展了新一轮对我爸的批判,说是我爸传染的,我甩给她们一篇文章反驳说慢性病不传染,她们又说那就是遗传,反正病根在我们家身上!

 我说不过丈母娘,问方小南还讲不讲理,但她像看我有仇似的,十头牛也拉不回头。

 我不想再跟她们白费口舌,加上单位赶项目,**脆在单位通宵加班,两三天才回一次家看看乐乐。

 丈母娘四处寻找偏方给乐乐治咽喉炎,一会煮这个中药,一会熏艾条,搞得家里总是一股药味。

 我抱着看戏的心态看她们折腾,没想到,竟因此差点永远失去乐乐。

 6

 医生说乐乐烫伤后不消炎是感染的源头,那么这个烫伤肯定跟丈母娘况且不了干系!

 我想到她曾用艾条熏乐乐,就急吼吼地逼问她:“乐乐是不是被你用艾条烫伤的?”

 老丈人赶紧解释道:“怎么会用艾条烫孩子呢?你妈也是为了治好乐乐的咽喉炎,听人说有个地方的三伏贴很有效,才带他去的,谁能想到会烫起这么大的水泡呢?人家说用生牛肉贴在水泡上就能恢复,哪知道水泡破了还导致感染……”

 听到这里,我的怒火又蹿上来,指着丈母娘痛骂道:“人家说什么你都信,大医院你不信!愚蠢无知,整天自以为是,乐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!”

 方小南却冲上来啪啪给了我两个耳光,哭着说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妈?还不都怪你爸那时候成天咳,痰吐得到处都是,把咽喉炎传染给乐乐的?”

 我急火攻心,想杀人的心都有了,一把拉过医生,要医生作证慢性咽喉炎到底传染不传染。

 医生说:“慢性咽喉炎不会传染。但是三伏贴年年贴,年年出事,我们医院这几天一天最多治过90多个儿童灼伤!这种东西不是随便能用更不是包治百病,你们怎么总是偏听偏信,还拿孩子当试验品?”

 丈母娘嗷呜一声,嚎哭着跌坐在地,一下一下扇打着自己的脸,老丈人长吁短叹地制止她。

 “是我错!乐乐要有什么,我也不想活了!”丈母娘撕心裂肺地说。

 三天后,乐乐终于脱离了危险,回到普通病房。我每天都在医院守着他,直到他睁开眼睛叫“爸爸”。

 丈母娘的气焰全无,像个罪人一样卑微地照顾着孩子,小心地看我的脸色。

 但在乐乐出院那天,方小南对我提出了离婚。

 我觉得可恨又可笑,我都还没说把她踹了,她凭什么跟我提离婚?

 她却说:“我妈在这件事是不对,但她都是为了孩子,你为孩子做过什么?不闻不问,连家都不回,难道乐乐出事你就一点责任没有?如果做得多还被骂得最多,那不如我一个人带孩子算了!”

 我自然不同意她带走我的儿子,两个人就到民政局协议离婚,却始终谈不拢条件。

 办事人员劝我们回去冷静下来想想,还特意对我说了一番话,意思是闯进屋子里的强盗固然可恶,但是是谁没把家门锁好呢?

 回去后,我静下心细想,自己之前的每一次退让,说是为了家庭和平,其实是图省事,不想去参与。

 我爸妈回老家后,我为什么没有担起照顾老婆孩子的责任,而是直接让丈母娘接管了呢?

 丈母娘这个伪养生专家是有错,但是谁把乐乐推到她的“魔爪”下的呢?

 是方小南,还有我。

 如果我能及时跟方小南好好沟通,多为她分担一些,她也不至于对她妈偏听偏信。

 痛定思痛,我跟方小南长谈了一次。我们已经让孩子受到极大的伤害,不能一错再错。

 她应该成为一个有主见的妈妈,学会拒绝她妈那些荒唐的建议和做法。

 我,也会努力成为一个顾家的爸爸。

 而丈母娘,从此开始看书看报,不敢再听信道听途说的东西。

 更重要 的是,她放手不再管我们小家庭的事,口头禅从“幸亏你听我的”变成了“你们自己做决定吧”。

 各人归位后,我的家庭总算真正安宁了。

 —— 全文完 ——

 晚情PS:今天先生开车带我去工地,眉飞色舞的说昨晚他做了一夜的美梦,我恹恹的说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,他说你做了什么梦?我没好气的说梦见你出轨了。这家伙高兴地说真的啊,是不是因为我太帅太优秀了,所以你没有安全感,宝贝啊,原来你这么不自信啊?看来一定是我太好了,所以你很怕失去我,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,为什么你会做这样的梦?我翻了个白眼,打算晕过去算了

 昨天的故事很精彩,错过了的请点击这里:

 《男人倾诉:抚养权调解现场,老婆居然忘记儿子的名字》

 晚情简介:百万畅销书作家,云意轩翡翠创始人,致力于女性自我成长,新书《做一个有境界的女子:不自轻,不自弃》正在热销中,代表作《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》。公众号【晚情的休闲时光】【晚情聊育儿】【倾我们所能去生活】创始人。

 一个专门讲述女人情感故事的公号

 不聊对错 不谈三观

 每晚八点为你讲述一段隐秘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