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诉|老公要离婚,他说“你妈把你当傻子一样压榨,我要这样的老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
  • 来源:倾诉

 本公号原创插画/哈皮黑儿 文/鱼翘

 01

 林亚在跟郑光明对峙时,接到姐姐林蕾的电话。

 林蕾说,爸的病情恶化了,护工照顾不周到,你快回来。

 郑光明在一旁听到了,嗤笑一声。

 林亚脸色有些发青,低声说:“我这会忙,暂时回不了。”

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随后是林蕾拔高的声音:“你忙什么?有什么事能比爸重要?”

 林亚咬牙说:“离婚。”

 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了。

 不过两分钟,林亚妈的电话就轰炸过来了,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数落,质问她这么大事怎么不跟家里商量?怎么就闹到离婚这一步?

 林亚头痛欲裂,索性关机。

 郑光明说:“你的经济状况根本不适合养孩子,儿子跟我吧。”

 林亚瞬间炸毛:“凭什么?儿子从出生后就是我在带,凭什么给你?”

 郑光明嘲讽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没工作没收入,你能给儿子什么?”

 林亚瞬间红了眼。就因为她穷,她就不配抚养孩子吗?当初她还不是为了带孩子,才辞掉工作?

 两人争执不下,郑光明摔门而去。林亚回了家,她妈急切地问她到底怎么回事?

 林亚的眼睛又模糊了:“他要离婚,还要抢孩子。”

 林亚妈眉头紧锁,说:“孩子跟着你是累赘,你又养不活,他要就给他吧。”

 林亚的心猛地缩紧,她崩溃地喊道:“如果现在是姐姐离婚,你也会说她的孩子是累赘,姐夫要就给姐夫吗?”

 林亚妈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林亚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不会!因为姐姐的女儿是你一手带大的,是你的心肝宝贝!”

 林亚妈顿时怒了:“你什么意思?你看不住男人,维持不了婚姻,还怪我了?”

 02

 林亚从小就不受宠。

 当年她妈生了林蕾后,为了拼一个儿子,辞工躲去娘家乡下待产。林亚出生后,她看到又是女儿,失望得嚎啕大哭。

 林亚刚满月,她妈就丢下她回了城。

 林亚从小就被外婆教育,对自己父母不能叫爸爸妈妈,得叫叔叔婶婶,以免将来住到一块儿,不小心走漏了风声。

 那时林亚不懂,为什么舅舅家的表哥表姐都能叫爸爸妈妈,她却不能叫。外婆说,这是大人决定的事儿,小孩子只要听话照做就行了。

 后来林亚父亲还是被人告发,丢了工作。夫妻两人带着大女儿林蕾,去了外地谋生。

 林蕾在父母身边长大,备受宠爱。林亚跟着外婆、舅舅一起生活,舅舅本来就有三个孩子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

 高三那年林亚自作主张辍学了,她妈气坏了,怒斥她跟林蕾简直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林蕾从小就是优等生,活泼大方,啥都不用父母操心;而她情阴郁,沉默寡言,没有哪一点出色。

 林亚妈将她带到他们生活的城市,可林亚跟这个家格格不入。林蕾是父母手心中的宝贝,家里好吃好用的都是林蕾的,林亚永远是挨骂最多、做家务最多的那一个。

 父母出席朋友的宴席,只带了林蕾出席,因为林蕾在宴席上弹了一曲钢琴曲,得了满堂喝彩。而林亚之前在人前一说话就结巴。

 父母外出旅游只带了林蕾,因为林蕾养的两只小狗没人照顾,林亚得留下来照顾。

 林亚的学习一直跟不上,恰好当时她爸的生意出了些岔子,家里的境况一落千丈,她妈索性让她辍学打工。

 03

 林蕾的工作好,能力强,又有房有车,找了一个条件相当的男人嫁了。

 林亚学历不够,人也木讷,始终高不成低不就,直到遇上比她条件更差的郑光明。郑光明疯狂追求她,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疼,她很快就答应跟他在一起。

 得知林亚怀孕了,要嫁给郑光明。林亚妈几乎要气疯了,咬牙切齿地咒骂她不要钱倒贴、精准/扶/贫,但林亚不在意。

 父母在林蕾的小区里租了房子帮她带孩子,林亚的孩子没人带,她只好辞职自己带。幸好郑光明脑子活,跟人做一些小生意,日子倒也越过越好。

 林亚爸生病住院时,全是林亚背着孩子在医院照顾,郑光明陪夜。林蕾忙着出差,她妈还得帮她带孩子。

 郑光明的生意遇到一些困难,跟林亚的父母借钱,被拒绝了。因为这事,郑光明觉得岳父岳母没有人情味,只会理直气壮地使唤他,彻底跟他们决裂。

 林亚也曾有过怨言,她妈说:“我们没有义务帮你的男人。我们老两口的吃穿用度全是你姐在负责,她出钱你就得出力,总不能什么都让她负担。”

 林亚也曾委屈过,后来她才知道,她在娘胎里时,父母以为她是儿子,对她抱以厚望。她出生后,当初的期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。再加上为了生下她,父母先后失去工作,心里迁怒于她。

 04

 过去种种,林亚想起来就觉得想哭。

 林蕾问,郑光明为什么要闹离婚?林亚有些茫然。

 林蕾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说:“有你这么当女人的吗?你老公为什么要闹离婚你都没搞清楚,我怎么帮你?”

 林亚被说得无地自容,她求着林蕾帮她说情,希望郑光明能回心转意。

 林蕾约见郑光明时,林亚也在场。

 郑光明怒气冲冲地说,林亚每周末都背着孩子回娘家干活,打扫卫生、买菜做饭,不然她妈就要闹腾。他累死累活一天回来,也没一碗热饭吃,娶了这样的老婆有什么用?

 郑光明当着林蕾的面怒斥林亚:“你父母就是把你当免费长工,他们给你姐打点工作、买房子、带孩子,生病住院了才会找你。你就是jian皮子,还上赶着去讨好!”

 林亚被他说得心里难受极了,却无法反驳。她心里确实憋着一股气,想让父母看看,她并不比林蕾差。

 林蕾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,愠怒地说:“你要离婚便离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头有了其他女人!扯我们家的事来当借口,你也不害臊!”

 郑光明被戳中痛脚,恼羞成怒:“你跟你父母一样自私,得了便宜还卖乖,就这个傻子还把你当一家人!”

 林蕾跟郑光明唇枪舌剑吵了一顿,拂袖而去。

 林亚不想离婚,她哀求郑光明,向他保证以后会一心照应小家庭,不会只顾着娘家。

 郑光明叹气:“我承认,我在外头有了其他女人,咱们好聚好散吧。你争了孩子又怎么样?你要工作就不能带孩子,你带孩子就不能工作,儿子跟着我好歹饿不着。”

 无论林亚怎么努力,她还是被郑光明残忍地从生活了十年的家中剥离。

 郑光明**离婚,法官并不会因为他出.轨,就把孩子判给林亚。因为郑光明说,他和他妈一起带孩子,他还能赚钱,而林亚既没收入,又没人帮忙带孩子。

 林亚一想到她一手打造出来的家,将会住进一个陌生的女人,那个女人会顶替她的位置,接管她的孩子,她就觉得剜心一般疼痛。

 05

 林亚爸的病情恶化,她要在医院照顾她爸,无心纠缠,只好草草签了离婚协议。

 办完父亲的丧事,林亚妈也三天两头说不舒服,让林亚待在家里照顾她。

 林蕾问起林亚离婚时的财产分割,得知郑光明事前转移了财产,她只分得极少。林蕾连连说林亚太蠢,不懂找律师争取自己的权益。又说她结婚后放弃了自我,只知道操持家务带孩子,哪个男人受得了?

 林亚默默地听着,一声不吭。

 林亚妈也跟着附和:“不是我说你,郑光明发达后,你只知道买漂亮衣服打扮自己,就没想过学点技能?你看看你,以前不尊自爱,结婚后不自强自立,学历低还没本事,男人不抛弃你抛弃谁?”

 林亚的心猛地一颤,就像有人用匕首狠狠在她胸口扎进去,还翻动匕首,不停地搅动。那种疼,贴着她的皮肤一直窜到后脊梁上,让她发抖。

 她心里所有的不甘和不平都被勾出来,翻腾涌动,想要喷发而出。

 她抬头看着自己妈嘶声吼道:“我为什么喜欢漂亮衣服?因为我从小捡姐姐的旧衣服穿,从来没穿过新衣服。你怪我学历低,那年我们的英语老师猥.亵.我,你说肯定是我不检点,不然怎么只有我被盯上?无人可以求助依靠,我只能放弃高考,逃离学校。”

 “你知不知道,我在舅舅家要承包所有家务?只要我夹肉菜,舅妈就会用筷子狠狠敲我的手背。姐姐没考上好大学,你花了十万让她去最好的高中复读。我没考上大学,你让我辍学。

 姐姐工作后,你们出首付给她买房,不但没给我一毛钱,还逼着我帮她一起月供。你怪我不自强自立,可有人教过我自强自立吗?但凡你把花给姐姐的精力分一丁点在我身上,我何至于此?你根本不知道,我有多恨你们!”

 林亚一番连哭带骂,把她妈和林蕾都震住了,她们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、任劳任怨的她,竟有这么大火气。

 林亚妈嘴唇抖动着,半晌才说:“我......我不知道你在老家过的是这样的日子。”

 这句话让林亚崩溃了,她捂着脸哭:“我是你的女儿,你怎么可能不知道?你只是不愿意把我接回来。”

 林亚妈脸红耳赤,想说点什么为自己辩解,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她早已习惯了这个女儿的逆来顺受,早已习惯了她的听话。她突然这么尖锐地当面质问她,她竟不敢直视她的目光。

 06

 夜里,林蕾进了林亚的房间。

 林蕾说:“这些年爸妈的确忽视了你,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。但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,做人要往前看,不要老是斤斤计较。你把妈气得够呛,明天去跟她道个歉吧。”

 林亚抬头看她:“爸妈这些年对我不闻不问,难道不该是他们对我道歉?”

 林蕾有点动怒了:“爸已经不在了,妈的身体也不好,你非得气她?爸妈再不好,终归也让舅舅把你养大了。他们忙着讨生活,怎么可能对你那些小心思照顾得面面俱到?你从小就敏感、小心眼、爱记仇,总觉得别人对不起你,难道你不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吗?”

 林亚愕然,说来说去,竟然还是她的错?

 她咬着唇,拼命压抑着心里的悲愤说:“如果被丢下乡下长大的是你,如果被父母漠视的是你,你还会这么说吗?爸妈偏疼你,你当然觉得他们好。你占尽了家里所有的资源,却还高高在上地指责我,你不觉得你这样很**吗?”

 “我不是你,我不会像你这么矫情,目光短浅。爸妈不重视我,我会努力让他们看到我的好。如果我男人要离婚,我根本不可能低三下四地求他,我只会奋发图强混得比他更好,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同。我知道你心里愤愤不平,但我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取来的。做人不能那么不要脸,把自己的失败都推到别人身上。”

 林亚哭了。她当初求郑光明不要离婚,不是她舍不得这个男人,而是舍不得孩子。只要不跟孩子分离,她愿意吞下屈辱,保全家庭。

 她没想到,林蕾心里竟如此鄙夷她,竟然拿这事来扎她的心!

 姐妹俩不欢而散。

 第二天一早,林亚妈破天荒地做了早餐。以往只要林亚在,她是不会做家务的。

 林蕾说,她下个月就要出国了,让她妈多照顾自己的女儿雯雯。她妈叮嘱她,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用操心家里。

 林亚冷笑:“真稀奇!姐夫都跟外头的女人生了儿子,你竟然还有心思出国进修?”

 这话就像一道响雷,瞬间将林亚妈和林蕾炸得脸色煞白、六神无主。

 07

 短短一个月,林蕾经历了捉.jian、/撕/逼、离婚的戏码,整个人就像失水的花朵一样憔悴不堪。

 林亚有好几次看到她半夜还在母亲房里,抱着母亲哭诉丈夫的狠心。好的短篇文章

 离婚后,林蕾第一次在林亚面前放下高姿态。她跟林亚说,母亲身体不好,她出国后,希望林亚不要记恨母亲,多照顾母亲。

 林亚盯着她说:“你到底是想我照顾妈,还是想我照顾你的女儿?如果没有爸妈帮你买房、打点工作,凭你能独力在这座一线城市买房吗?如果没有爸妈帮你带孩子,你能心无旁骛地在职场冲刺吗?你学历高、能力强,你老公还不是一样出.轨了?”

 林蕾被她怼得脸色青白交加,哑口无言。

 原本林亚并不知道姐夫在外头有女人,还是郑光明偶然撞破的。当时她求郑光明不要声张,不然依林蕾要强的个性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。

 可那晚林蕾那高高在上的语气,充满优越感的指责,刺痛了她的心。

 她气得哭了半宿,心里无数次怀疑,自己是不是真的像林蕾说的那么不堪、那么差劲?一切都是她太计较?

 她起床上厕所时,无意间听到林蕾跟母亲的谈话。她这才知道,林蕾要公派出国进修两年,女儿雯雯没人带,母亲才谎称身体不舒服把她骗回来,想让她留在身边帮忙带雯雯。

 当时林亚觉得胸腔里那颗心死了,再也感受不到一丝温度。她将深埋心底的这个秘密说出来,就想看看林蕾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牛逼,一切都是靠她自己拼来的?

 如今看来,不过如此!

 林蕾没经历过她的苦,自然能对她肆意评判、批驳甚至全盘否定,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。

 有鞋穿的孩子,怎么能体会得到赤脚奔跑在荆棘上有多疼?

 过去的她为了证明自己不比林蕾差,拼命讨好父母,只想得到他们的肯定。可长偏了的心,哪有那么容易掰正过来?

 林蕾看她已经察觉了自己和母亲的小心机,没脸再利用她,只好灰溜溜地走了。

 林亚收拾行李,悄悄离开了家。

 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个小孩,她心里的小孩,从来没有得过父母的关爱,只会无助地哭泣。如今她只想抱抱它,跟它一起摸索着走出黑暗。

 这些年,她活着的意义就是想证明给父母看,她也不差。可到头来,父母待她根本没有一点改变。他们前半生漠视她,后半生想将她摁到泥泞里,给林蕾当垫脚石。

 过去的她,是真傻啊!

 二十岁前,她还能跟人诉说原生家庭的伤害。过了二十岁,面对伤害还不懂积极应对,就是她的错。

 与其委屈自己,继续跟家人维持着表面的和谐,她情愿出去找一份工作,寻回在岁月里遗失的自我。

 胖鱼说

 假期的最后一天,发现很多人都在上班。

 我觉得日子天天都是糊涂的,因为从来不知道星期几。

 最近每天下楼溜达的时候,总是忘记戴口罩。还有谁和我一样的不?

 如果你有故事要讲述,麻烦添加胖鱼 ,或者扫下方。凡是被选为故事素材的,均可赠送一本我的好友汤小小所著的《高效写作》。

 大家有想要学习写作,想要和我互动,或者想要近距离地偷窥下胖鱼的生活,也可以加我微信哈!

 往期文章链接:

 倾诉|婆婆每天要跟我儿子视频,不是想孩子,而是为了监督我父母

 倾诉|老公被我抓包后,说都怪我妈住我家,他不方便

 好看你就点点我~